今天是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

财经新闻

治理通缩预期刻不容缓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5-2-25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      新年伊始所发布的物价指数显示,虽然现阶段中国经济尚未陷入全面通缩,但结构性通缩已经显现。2015年1月,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(CPI)同比上涨0.8%,自2009年11月以来首次低于1%;同期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下降4.3%,连续35个月负增长。作为整体物价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,PPI指数持续负增长,并且带动CPI涨幅不断收窄,表明当前经济结构性通缩确定无疑。

  引发经济结构性通缩的因素主要有两个:一是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性大幅跌落,输入性通缩压力加大;二是前期货币政策偏紧,未能及时降息与降准,该加油门时却踩住刹车不放,对于正常经济活动形成人为抑制。

  尤其需要引起决策部门警惕的是,目前经济领域已经出现了较强烈的全面通缩预期。人们普遍担忧,2015年内结构性通缩有很大可能向全面性通缩发展,CPI与PPI或双双进入负增长通道。正是这种通缩预期的存在,使得投资盈利前景黯淡,抑制了许多领域中的投资活动。消费品价格水平预期走低,也使得消费者持币观望,压缩和推迟即期购买。受此影响,一段时期内我国内需将一步减弱,加剧产能过剩,致使经济下行压力额外增加。由此可见,对于不断增强的经济通缩预期,必须未雨绸缪,采取有力措施及时化解。这是经济稳增长的迫切要求,更是现阶段宏观调控的首要目标。如何治理中国经济通缩预期?当务之急是要做好三件事。

  一是督促已批复投资项目尽快开工。近期决策层再次强调,要增加有效投资。这是因为目前固定资产投资仍然占据经济增长贡献率的半壁河山,经济增长稳定器的作用短时期内难以替代。为此有关部门密集批复了一大批基础设施投资项目,粗略估算总投资额已有数万亿元之多。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上述投资项目应在2015年上半年内迅速开工,形成实实在在的建设施工量,推动金属、水泥、工程机械等投资品消费量的稳定增长。否则,就不能形成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有效投资,难以产生生产与消费的强大需求基础,经济通缩预期自然不能消除,经济稳增长将大打折扣。

  二是实施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。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央行都在实施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,以对抗最大“经济敌人”——通货紧缩和通缩预期。尤其是不久前欧洲央行推出QE,估算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超过1万亿欧元。受到日本、瑞士、加拿大、印度、澳大利亚等国央行货币宽松大潮影响,美联储有可能推迟加息,致使全球货币战争硝烟弥漫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国央行也应采取降息、降准的宽松措施,以顺应潮流,承担相应的抗通缩责任。另一方面,已批复投资项目尽快开工,也需要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予以支持。虽然去年末和今年初人民银行有过一次全面降息与降准,以及多次定向降准,但继续宽松空间仍存。毕竟目前中国存款准备金率之高仍为世界各国前所未有。现在国内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超过5%,远远高于发达国家接近零的利率水平,中国工商企业利息负担实在太重。所以2015年内人民银行还应当数次全面降准和降息,使存款准备金率逐步回归正常水平,金融机构利息水平逐步向发达国家靠拢。这是防范通缩及通缩预期的重要措施。

  三是主导人民币适度贬值。一段时期以来,中国外贸出口增速持续回落,今年1月更是出现负增长。究其原因,除了全球经济复苏乏力、劳动力成本上升外,还在于持续多年人民币单边升值的累积效应释放。因此,有关部门应当因势利导,借助经济增速下行、财政赤字扩大、国际收支盈余下降、外汇储备减少,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等条件,主导人民币适度贬值,作为支持出口,对抗输入通缩的一项重要举措。当然,人民币贬值也要掌握节奏,2015年内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控制在3%左右,最多不要超过5%。

  只要我们做好了上述三件事,相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除经济通缩预期,对经济走势以及商品市场、证券市场、房地产市场等各类市场产生积极影响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0551-62621640
浏览手机站